惊呆了!荷兰人的性教育这样搞!

2018-11-07





性都纪行:阿姆斯特丹的色彩(五)

 
性教育很“前卫”,效果很卓著
 
 

 

认识Sanderijn van der Doef已经有几年时间了,她经常被请到中国进行性教育教师的培训。我们给她起了个中国名字:桑德瑞。我主编的《中学性教育教案库》,也请她当顾问。

 

认识Sanderijn van der Doef已经有几年时间了,她经常被请到中国进行性教育教师的培训。我们给她起了个中国名字:桑德瑞。我主编的《中学性教育教案库》,也请她当顾问。

 

她不仅是荷兰性教育领域的重要推动者,还参与了世界卫生组织《欧洲性教育标准》的撰写。她的一本针对少年儿童的性教育画册,也有望在中国出版。

 

得知我要去荷兰,桑德瑞在邮件中说:欢迎你来我的国家!

 

去荷兰前,我曾向荷广提出,要去学校看一看性教育的实际操作。但因为正值学校放暑假,荷广便安排桑德瑞为我们进行了一下午的荷兰性教育现状介绍。

 

在荷兰,没有全国统一的性教育方案,没有规定用什么教材,何时讲,怎么讲。因为学校是不一样的,有公立的,有私立的,还有的有宗教背景,所以他们可以自己决定怎么进行性教育。但是有规定在小学或中学毕业时应该让学生知道什么,比如,小学时性教育的核心是反性侵,还要让学生接触到性多元,学会不对他人的性选择进行道德评判,等等。

 

桑德瑞介绍,事实上,在荷兰,许多学校的性教育在幼儿园阶段便开始了,大学还在进行。通常是始于4岁,至21岁,内容包括了价值观、态度与技巧。这是全面的、积极的性教育,“性健康”只是其中一小部分。从2005年开始,每年还有一周的全国性教育宣传活动,主要始于针对4-12岁的学生,它被称为“春心萌动周”。荷兰还有“性教育大巴车”,在各地进行性教育展览。

 

虽然使用什么教材没有规定,但教育部门要求在编写性教育教材时,要有青少年参与,这体现的是年轻人是性的主体。曾经的教材中没有讨论口交,但是青少年认为,口交是他们关心的话题,非常重要,所以现在的教材中加入了口交的内容。

 

LGBT社群的人士,也被邀请参与到性教育教材的编写中。

 

令我欣慰的是,我主持《中学性教育教案库》的编写时,也有邀请中学生和LGBT运动领导人参加。

 

桑德瑞强调,性教育的过程中,教师和家长可以提出建议,但决定权在孩子。性教育的目的是给孩子信息,让孩子决定。这与我在中国倡导的“赋权型性教育”完全一致。

 

有调查显示,荷兰青少年恋爱中经过四个阶段,第一阶段是接吻,第二阶段是抚摸,第三阶段是摸生殖器,第四阶段是性交。大多数的青少年平均每年进一级。桑德瑞对这个过程给以高度评价,她说:这个过程是青少年自主地探索身体、性、情感的过程,是他们自己学习的过程。家长也知道这个阶段,他们允许孩子去做充分的探索,并且鼓励孩子去经历这个过程。当然,也有孩子在一天之内完成这个过程,调查显示,充分经历这四个过程的青少年,对性的态度更加积极、健康、正面;而如果中间跳了一步或几步,更容易出现性方面的问题,比如性病、怀孕与流产等。因为他们没有充分的时间来经历和探索,桑德瑞说。

 

家长知情,对于孩子的性发展是重要的。家长会建议孩子放慢速度,但不会对他们说“不”,告诉他们:给自己时间探索非常重要。探索,是我们在从事任何一个领域的教育实践中,都非常重视的方面,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,性教育,同样如此,对中小学生的性教育,也同样如此。

 

荷兰很多孩子与家长非常亲密。桑德瑞有三个孩子,前两个孩子一男一女,和她一直开诚布公地讨论性问题。第三个孩子是儿子,不爱交流,有一天带一个女孩子回家。她问他:是你女朋友吗?他说:我不想告诉你。她说:OK

 

桑德瑞介绍说,荷兰多数学校对LGBT友好,但也有一个东部的天主教学校,以及一些穆斯林的移民学校,对LGBT不够宽容。青少年LGBT也面临出柜困境,青春期时期他们不想和自己的同学不一样,想什么都一样。桑德瑞强调,无论社会是否认同,自我认同非常重要。

 

荷兰政府还为意外怀孕的女性提供免费的流产服务,前提是胎儿在21周之内。荷兰有8家医院提供免费的性病治疗。

 

这样的性教育,可能会导致什么样的后果呢?

 

数据显示,荷兰的少女意外怀孕、堕胎、性病与艾滋病感染,是全世界最低的。2006年的一次调查显示,荷兰青少年的首次性交年龄是16.7岁,此后一直在逐渐延后。推迟性交年龄不是荷兰性教育的目的,让青少年对自己和他人负责任地处理性,才是它的目的,它做到了。

 

我曾在北京等多个城市与桑德瑞同台讲性教育。2013年夏天,我的工作坊和她的工作坊在同一层楼举办,我这面课间休息的时候,我便跑过去听她的工作坊。

 

桑德瑞在培训教师的时候,强调让教师自己思考,自己成长。她通常是抛出一个问题,让学员们自由讨论,然后生成观点,而主张教育者不要把自己的观点直接告诉学员。这本身便是一种赋权型的教育模式。

 

桑德瑞告诉我,在荷兰,他们培训一个成熟的性教育教师,通常需要两年的时间。不是说这两年不做别的事,而是说,利用假期进行培训,开学后教师便在学校讲性教育,接受指导教师的督导。这样循序渐进,为期两年。

 

桑德瑞提到,阿姆斯特丹的科技中心,有一个性教育展览。我决定一定要去看一看。到了之后发现,这相当于北京的科技馆,针对青少年普及科技知识的。
 


 

整个科技中心有六层,展览区占了四层多。我拿着展览馆的地图问售票人员性教育展览的位置,她给我画出了三层刚下电梯的地方,然后拇指和食指比划着说:非常小,非常小。

 

这展览是不大,总共占地不到20平方米,但空间利用非常好,内容充实丰富,有文字展板,有体验区,有视频,有实物展示,还有操作机器的空间。

 

虽然我自己做性教育工作多年,对欧洲包括荷兰的性教育理念和方法有许多了解,但这展览的开放程度还是让我有些吃惊。

 

出了电梯,迎面便是一个玻璃柜,里面是两个巨型的红色“舌头”,柜子两边可以让两个青少年分别伸手进去,鼓励他们尽可能有创造性地操纵“舌头”,体验“接吻”的感觉。说明文告诉我们:“你会觉得美好和美味。当亲吻的时候,你的心跳加速,呼吸变快,面部肌肉开始收缩,脑部快乐中心开始活跃并产生多芬胺和鸦片质。这就是为什么亲吻这么美好的原因!你的嘴唇肿胀,瞳孔扩张,皮肤收紧并呈粉红色。当你在亲吻时,你更加美丽!”

 

我想象如果有中国家长带孩子来,刚看到这里可能就被吓呆了:把接吻说的这么好,不仅鼓励孩子接吻,还教他们“创造性”地接吻!

 

 

“接吻机”旁边是体温体验机。地上划出一个区域,站到里面,墙上的大屏幕就投射出你的身体影像,不同部位的体温有不同的显示。它的开场白是:“你打算在你的女友家过夜,你以最快地速度跳到毯子里,她也一样,你有些笨拙和尴尬,幸运地,你的女友拥抱你取暖。噢,她的臀部好凉!你从来都没那么凉过!”中国家长看到这里要疯了:你这倒底是要讲体温的知识,还是要诱导孩子上床呀?!


 

展览还有一个“窥视”区,播映各种动物交配的视频。文字展板介绍性的化学作用,恋爱中的大脑以及性唤起的科学解释等。展板指出性是我们最主要的本能,所有感官刺激都是重要的,性爱有多种方式。

 

仿佛用动物和文字介绍还不够,旁边一个玻璃展柜中,二十多对小木偶被摆出不同的性交体位。展柜的下一格,便是安全套等各种避孕工具的陈列。

 

展览还有几个小包厢,说明12-18岁才可以进入。这里用文字、声音、图片说明了当性高潮来临时我们的脑部变化,身体感受和面目表情的变化以及性高潮的功能等。无疑,中国家长看到这里,拉着孩子就跑掉了,一定会错过后面的“好的性爱指南”。

 

“好的性爱指南”展板里告诉青少年完成一次好的性爱需要的步聚:1.探索你自己的身体;2.建立信任和亲密关系;3.交谈,告诉对方你的期望;4.使对方对自己感觉良好;5.热衷于前戏;6.性爱进行中彼此保持沟通;7.不要担心失控;8.有耐心;9.寻求相关知识……也介绍了当性爱发生时,男性和女性身体发生的变化。

 

展览中也有一些中国的性教育中经常会涉及到的内容,比如对于性病、艾滋病的预防,意外怀孕的预防,后者在中国只有部分开明的学校会做这样的教育。

 

展览中有一个“自我发现之旅”:“作为十几岁的青少年你感到未来是一个巨大的问号,人们怎样看我?我能通过考试么?我一贯这么好么?我的人生应该做些什么?你被你的想法和行为占据。最重要的是,你的自信看起来已经跌为零。”展览进而讨论青春期面临的自尊的感受,自我的标准,流行偶像的影响,等等。

 

当许多中国父母烦恼于青春期孩子与自己的疏离之时,这个展览告诉青少年:“13岁时,你只会用10岁时一半的时间和父母在一起,结交朋友对你是重要的!”

 

性取向被专门讨论。有多少人是同性恋,同性恋是天生的吗,同性恋可以改变吗,等等。展览还对如何“出柜”进行了行为指导。

 

整个展区有多个“一些事实”的展板,告诉我们一些对性的常见的错误认识,以及应该有的科学态度。

 

我想象这样一个展览,如果出现在北京的青少年科技馆里,科技馆将门可罗雀了,中国的父母将像避温疫一个躲着它了。

 

我们对于欧洲成功的性教育模式的理解与接纳,还有漫长的路要走。

 


 

作者介绍

方刚,性与性别研究专家,北京林业大学性与性别研究所所长,联合国“联合起来制止针对妇女暴力运动”男性领导人网络成员,中国白丝带志愿者网络召集人。


 

 

 
性教育很“前卫”,效果很卓著
 
 

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

在线咨询
联系电话

0310-5768996(工作时间接听:9:00-12:00,13:30-17:30)